分类目录归档:观点

[转] 美国社会的自信

记得刚到美国时,去买食品,光啤酒就有十几个牌子,有的牌子还分干啤、冰啤、轻啤过去我习惯了没有太多选择的社会,从那时起我不得不开始做出一个又一个的选择。生活中,美国社会给了我多一些的选择,也给了我多一些的责任,多一些的自信。

来美国的有些亚州新贵们,很快就发现他们身边少了一份熟悉的羡慕,便多了一份失落。于是,他们随时分发印有董事长头衔的名片,结果并不管用。于是又一掷千金,买下华屋名车。可气的是,竟然连那些居斗室,开破车的美国佬也岿然不动,不肯景仰擦身而过的奔驰老总。当然更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们袖口或领口的名牌。

在美国,高薪、华屋、名车的群众号召力没有在新富国家那样大。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什么物质比我们自身更令人动心的吗?当然没有。很多美国人身为粗工阶层,也是心满意足。当你出入豪华宾馆时,为你叫车的男孩不卑不亢,礼貌周到,你会感到他的自信。

他未必羡慕你我选择的道路。千千万万的美国人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了职业,选择了生活的各个方面,也活出了一份自信。于是,让那些在本国高高在上的贵人们到了美国来就傲气顿失。

一个访美的亚洲官员讲:『我在国内时别人见我就点头哈腰。可是在美国,连有些捡破烂的人腰板都挺得直直的。』是的,当个人不能威风时,整个民族就可以威风了。

我原来工作的办公室里有个维修计算器系统的老美,大学毕业,工作十年了,很平常一个人。处久了,我们每天见面时也调侃几句。一天,我开劝他:『你为什么不去微软工作呢?几年下来股票上就发了。』他说:『我不喜欢微软,这儿好。』后来我发现他有一张合影照片,他、他姐姐、姐夫、比尔盖茨。才知道他姐是早年跟比尔盖茨一起打下微软今天的功臣,现担任微软的副总裁,也是亿万身家了。一问,办公室里有人知道,却没人跟他套交情,大家把他支来支去。他不求致富,有一份淡泊的安祥。

你会发现,美国很多的博士们找工作,首选是做教授。做教授可比去公司穷,还辛苦,但有更多的学术和时间自由。我有个朋友,在一所大学任助理教授。美国几个最大的制药公司请他去主持一个研发部门,开价是他的学校年薪的三倍,他不去,就要做教授。还劲头十足地约我写论文,回国开讲座,其乐陶陶。最近他因为一项被美国医疗服务协会称为挑战传统的发现,而受到美国主要媒体的关心。一个本系的老美教授告诉他说:『我多年的研究,好希望自己的研究成果也能引起如此的回响。并且还认真地给这位老兄出主意,怎么样把这事的影响扩大。如果我是他的同事,我是否会像那位老美一样为他的成功真诚激动,锦上添花呢?

因为有自信,你的美国同事和朋友也乐于恭喜你的成功。没有自信,你很难心平气和地去祝贺你身边的同胞,哪怕是密友。有时倒不是因为他抢了你的机会,而是他的成功恰好勾起了你的自卑和由此产生的嫉妒,心态难于平衡。若要以他人的不成功为骄傲的基础,你是把自信建立在了自卑的沙堆上。

信心乃人生之本,舍本求末,难为自己,也难为他人。有一位朋友,拿到一个大学的教授职位,高高兴兴地从麻省来加州赴任,先租公寓房住。自己是教授,住的公寓当然不差。隔壁邻居是一家墨西哥人,每天见面都打招呼。聊天时老墨中气十足,没什么文化,但神色之间透出对生活相当满足的自信。

这位仁兄想,这老墨虽没有文化,敢跟我大教授谈笑风生,想来也是生意上有成之辈。结果不然,这老墨没有工作,全靠五个小孩的政府补助过活,每人每月几百元钱,还有食品券。这位朋友感概地讲,恐怕克林顿总统来了,这老墨也不会腿软。职务也帮助不了你去吸引自信的朋友,话不投机半句多。

在这片崇尚自由呼吸的土地上,当你我理解并尊重他人的选择,就不会试图用高薪去让一个自命清高的教授下海,用博士学位去让一个讲求实惠的蓝领汗颜,用奔驰去让一辆招摇过市的旧车愧退,用华屋去让一位与世无争的高邻气短。

有一个故事,事情发生在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一日。美国著名的悄悄话专栏的记者辛迪.亚当,她想约克林顿总统的夫人希拉里来个单独采访。多番努力,终于搞定,希拉里同意在她出席了纽约曼哈顿大学俱乐部的一个妇女集会的讲演后,跟辛迪谈一个小时。

采访就定在曼哈顿俱乐部里。这个俱乐部有百年历史,庄重传统,古色古香。辛迪先到,在大厅等候。到了时间希拉里还没来,她坐不稳了,悄悄地把大哥大拿出来,打个电话问一下。守门的老头过来了,并说:『夫人,你在干什么?』辛迪说:『我跟克林顿夫人有个约会。』老头说:『你不可以在这个俱乐部里使用手机,请你出去。』说完后老头就走了,辛迪收起了手机。

一会儿老头又来了,看见这女人没走,还与克林顿夫人在大厅里高谈阔论,在场的有总统府的高级助理们。老头不乐意了,说:『这是不能容许的行为,你们必须离开。』克林顿夫人说:『咱们走』乖巧地拉上辛迪就出去了。这个老头可不是贾府门前的焦大,他选择了守门,拥有了一份权贵们不敢在他面前猖狂的自信。

权势人物的气度是制度和人民调教出来的,常常是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领袖。知道吗?比尔盖茨想参加哈佛的同班聚会,被有些同学拒绝了。是呀,你盖茨选择了中途退学,跟同学没多大关系,聚个啥劲?选择了在哈佛毕业的同学未必都选择了向金钱屈膝。当然,自信并非都来源于生活的选择,美国的选择也有不尽人意之处。

但是我知道,美国的选择给我带来了更适合自己的发展,我不再以他人的价值取向为自己的成功标准,幸福是不分贫富的,自信是不依赖他人。中国人的教育的出发点在”比较”,于是几千年来,人们活在一个”寻找”认同的社会洪流当中。我们需要父母的认同,伴侣的认同,公婆的认同,同学的认同,同事的认同,亲戚的认同;甚至所有邻居短短几秒钟相遇时的眼光认同。

我们不能接受自己的特质,更不可能知道怎样去过一个丰富的人生一部电影。”舞动人生(Billy Elliot)”,一位11岁的男孩让我清楚知道了自己生命的目的,而勇于追求丰富人生的感动。有下一代的父母们,为了你的孩子去看一看这部电影吧!我们的父母们在不知道有选择的情形下给了我们一种在比较下发展我们生命的教育,但是,我们是否又将这样的方式教给了下一代?

via:http://luo.bo/427/

 

体验经济:互联网生存秘密

作者以四个互联网创新的小故事诠释了做互联网产品的秘诀:多想想怎样才能让产品有趣。下面四个小故事,能帮你一窥互联网生存的小秘密。
也许你正苦思冥想上线哪个功能来吸引用户。
也许你正研究竞争产品,总结对手的成功经验。
也许你正激情四射,摩拳擦掌打算创造自己的事业。

 

故事一:早起的红娘

某 位朋友,在2000年就开始投身互联网创业。有一天,他发现每个城市往往存在多家婚介所,通过收取会员费来盈利,日子过得非常滋润,而每个老板唯一的烦 恼,就是只能覆盖附近有限的区域。这说明人们确实有婚介需要,但受地域局限较大。如果将这个生意搬到网上,就可以利用互联网打破地域限制,而收取会员费也 是较成熟的商业模式,所以即使只收取非常低的会员费,也可以获得大量用户而实现盈利。此外还有一点非常有利,当时几乎没有同类型的网站,因此能够在没有竞 争的情况下轻易地建立网站知名度,进而在将来整体上市。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商业计划!

网 站很快上线了,大量“美女”和“老板”的优质用户被创造出来,广告流水不停地增加,此外还收购几家现实生活中的婚介所,导入社区的第一批真实用户。网络的 知名度也慢慢积累起来,可自然增长的会员几乎没有。结果经过几年的苦苦挣扎,朋友不得不放弃了。可每当他看到现在红火的婚介网站,总是想不通,为什么他当 年做得几乎一模一样,可是他就成了前浪,被拍死在沙滩上呢?

因为时机不对。2000 年,很多人还没有自己的电脑而是在网吧里体验网络世界,因此第一批网民大多由学生或者年轻人构成。如果说娱乐和交友的需求还是比较强烈的话,但婚恋估计不 在考虑之列。而到了2010年,当年那些网民已成熟,开始考虑终身大事,电脑也进入千家万户,网民规模是以亿为单位,覆盖各个年龄段,加上电视媒体的推波 助澜,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开始太早,很可能坚持不到黎明出现。而开始太晚,竞争又太惨烈。大家常说成功,运气非常重要,这运气就是大势。什么是互联网的大势,可以看看吴军的《浪潮之颠》。

因此,在互联网,并不总是早起的鸟儿就有饭吃。

故事二:刺客的生意

2006 年9月,《伦敦报》像火红的枫叶染红伦敦的夜空;2009年9月,这份报纸犹如一颗流星在伦敦的夜空消失。9月18日那天,当再次点击报纸网站,网页右侧 的一行字令人眩目:This website is no longer updated。和其他免费报纸一样,《伦敦报》的收入来源完全依赖广告,而广告收益又直接受经济形势的制约。在走过三年多的历程之后,《伦敦报》终因经 济原因被迫关闭。其中既有自身经营不善的内因,也有全球金融危机冲击这一外因。自金融危机从2008年秋季加剧以来,欧洲免费报纸发行量下降了10%以 上,其他地区免费报纸的广告收入下降了30%以上,许多免费报纸不得不削减成本、寻求合并或停刊倒闭。

免 费的商业模式是互联网最常见的,因为免费总是比较吸引人。2000年以来,由于互联网的兴起,订阅报纸的人数越来越少。为此,报纸们希望借鉴互联网商业模 式,发行免费报纸,通过“免费”吸引读者、增加销量,再从广告中收益。刚开始时,报纸为了抵制危险才推出免费报纸,后来免费报纸成了一项盈利手段,免费报 纸之间的竞争也日渐白热化。一切都很美好,直到2008金融危机到来,报纸们才警觉免费的商业模式其实非常脆弱。网民已经习惯不为互联网付费,从盗版软件 到免费互联网时代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

互联网的免费已经打击了很多行业,比如音乐、电 影和出版等。别人挣不到钱,可我们也挣不到钱。没听说哪家音乐或者电影网站日子过得很滋润,已经不用考虑盈利模式。所以有些技术创新,比如P2P,对大众 是好的,而对传统的商业模式却是核弹式攻击,一旦被释放,最终只能获得焦土。当然你可以说这会造福互联网大众,但这种免费的创新更像是杀鸡取卵。假想有一 天音乐家、艺术家、电影人都没有收入养活自己,他们就不得不为了谋生而改行。或者亲爱的程序员们也没有收入,那么大众上网只能自娱自乐了。所以应该要像苹果那样,大家都有钱挣才是真的好,这才是生意。

因此,在互联网,刺客式的技术创新,可以摧毁别人,却无法成为一门生意。

故事三:同根不同命

大 约2~3年前,在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出生了两兄弟,一个叫“签到”,另一个叫“团购”。他们刚出生就被本地人当作宝贝,大家纷纷赞美,长大了肯定成为明星, 总之是一片看好。国内的同胞们一向紧盯美利坚,那边诞生两个明星,肯定要紧跟流行的。一时间,街头巷尾到处都是“签到”和“团购”。刚开始时,两兄弟也不 负重望,要人气有人气,要财气有财气。

这两兄弟起跑线虽然都差不多,但后续发展却渐行渐远,有了各自的烦恼。“签到”的粉丝们开会讨论的主题经常是:什么办法可以改变叫好不叫座的现状?没过多久,人们对“签到”的新鲜感逐渐消失,用户们也用自己的双脚作出了投票。“签到”的明天不知道在哪里。

而 同根兄弟“团购”因为一出生就具有简单明确的商业模式:为本地商户做推广吸引消费者,为用户带来便宜的服务,而自身则通过预付费方式获取中间利润。虽然这 种低门槛的商业模式带来了大量模仿者,但通过一段时间的弱肉强食激烈竞争,最终引导本地商户的网络服务模式走向规范化。

因此,在互联网,搭建商业世界的规则越简单,后续发展越有力。

故事四:女孩的心思

一 次宴会party,基本都不是IT圈内朋友,聚会上的很多女生都是用iPhone,大家就会说起有什么好玩的应用。我就向这些女生推荐微信,她们问我微信 是干什么的?我说装微信可以通过Wifi免费发短信、发图片、语音对话。这些女生没有一个人感兴趣,还很奇怪地问我,那不就是短信、彩信和 Facetime,我为什么还要再装一个东西?

然后我就拿出自己的手机简单演示一下:“我摇一摇,就可以看到附近的美女帅哥,还能直接发个消息和他们打招呼。”女生们一下子变得非常感兴趣,一个个拿出手机让我帮她们安装。没有iPhone的也不停问其他手机是不是也可以安装,结果现场一大半女生都开始使用微信。

大家都知道微信摇一摇可以找朋友,原先我担心女生们会感觉经常被骚扰。然而这些女生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大家还现场比拼了人气,谁先被摇到了、谁比较受欢迎等。说不定,这场聚会结束以后,以前因为害羞没有交换手机号码的,现在通过摇一摇以后可以继续联系。

大 家还知道微信的同类产品有一个状态功能,比如送到、已读等。以前网上看到有人做竞品分析,提到这个是微信的不足。可能你们当中也有不少人觉得这个功能很重 要。大家是否都知道邮箱有个已读回执功能,简单说就是你读了邮件,发件人就会知道。这和微信的状态功能是一样的。虽然邮箱开发出这个功能那么多年了,但我 身边朋友很少使用这个功能。

如果你已经工作一段时间,就会有很多工作邮件要处理,总有 些事情对你不是很重要,而没有获得及时处理。如果你对别人解释,没有时间或者忘记了,那就显得你很不重视对方。现在大家都会说邮件太多,没有看到,这个借 口大家也都能接受。所以大家明白我是反对微信需要状态提示功能的,我觉得这本身是个很长尾需求,因为一个不常用的功能而伤害大众是非常不明智的。人其实都 有撒谎的需求,国外有人做过研究,成年人10分钟对话就至少出现3次说谎。这里要说明的是,大家不要觉得撒谎就是不好的,它可是人际关系的润滑剂,而且它 客观存在那里,我们应该正视它的存在。

大家每天研究竞品这个功能、那个功能,觉得这个 可以有,那个也可以有。你的眼界是足够开阔,可是选择越多,作出正确选择的概率也越低。如何才能降低试错的成本,我觉得可以学习宗教对人性的理解: 色欲-贞洁,贪食-节制,贪婪-慷慨,懒惰-勤奋,愤怒-耐心,妒忌-宽容,傲慢-谦逊,这就是七宗罪和七美德。我听说老美有家风投只投资以七宗罪为导向 的创业公司,但我相信人性是混沌体,不是非黑即白的状态,道德高尚的人也可能犯错误。所以在深刻理解人性基础上,我们才能在这个技术革新时代,抓住人们不 变的需求。

因此,在互联网,功能总是会失去活力,而人们的需求将永存。

做互联网产品应多想怎样才能有趣

现在大家都在说产品体验,比如有用、易用、乐用等,但我觉得大家混淆了商品经济和产品经济,或者在用商品经济思维方式做产品。产品经济不是现在才出现的名词,马克思很早就对商品经济和产品经济做了区分。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社会经济运行采取的基本形态大致有三种:

(1)自己生产自己需要的东西,自给自足,这种经济运行形态称为自然经济;

(2)用自己所生产的劳动产品同别人所生产的、不同的劳动产品相交换,从而取得自己所需要的东西,这种经济运行形态称为商品经济;

(3)虽然不是自给自足,但取得自己需要的东西不是通过交换,而是通过社会中心机构集中的、统一的分配来取得,这种经济运行形态称为产品经济。

商 品经济核心是等价交换,这里有两个重要前提:价值和稀缺性。我们常说的功能和用户问题大多和产品价值有关;而后者也非常重要,是指他人获取的限制性,因此 才有了交换的基础,产品才可能获得议价的能力。比如说氧气很重要,是我们生存基础,你说它价值大不大,可是你平时为它付费吗?肯定没有,因为它到处都是, 所以只有在稀缺性的条件下,例如潜水时,才能做氧气的生意。现在大家都明白限量版的价值。

这里要强调一下,本文一直在互联网行业范畴内讨论问题 。我为什么说互联网不是商品经济,因为它的复制成本趋向零,所以在数量上它几乎没有限制,已经进入到产品经济阶段。产品经济是马克思对未来社会形态的推演,以生产力高度发达为基础,核心是按人们需求获得。

以 QQ举例,如果你问用户为什么喜欢使用QQ?很少有人会直接回答说它可以帮我省钱,或者帮我发送消息。你可以自己找一些身边的普通朋友试试,他们会告诉你 因为这个东西好玩,可以联系朋友。也许你觉得自己做一个产品是开发了一个新工具、新功能,但用户从来不这么看,用户会说其实我从来不关心工具,我只关心自 己开不开心,有没有乐趣。

所以互联网尤其是虚拟产品,更应该符合产品经济规律,核心是 人的需求。个人建议大家可以多考虑乐趣,虚拟经济不应该像实体产品一样强调实用性和问题解决能力。例如做老年人视频,大家会觉得保健养生对老年很实用,但 老年人其实更爱看连续剧;大家都同意学习英语很有用,可是有多少人坚持下来,因为不好玩。因此,做互联网产品应该多想想怎样才能有趣。

最后引用IDEO的模型来总结一下本文。简单来说,创新应从人的需求出发,同时兼顾技术和商业的可行性。

作者沈勇,腾讯北京设计中心用户研究主管,拥有心理学博士学位。 《程序员》